焦点访谈

江成走出“总司令朱德”专访特别演员陶险峰

说到一代伟人朱德元帅,他还是有点喜欢他。1957年,朱德亲自会见了铁画创始人朱延庆。1959年,朱德主席参观了造船厂…巧合的是,朱德的第二代特别演员陶险峰正是我们中的一员,他近年来一直活跃在影视行业和公益表演中。

陶险峰出生于1982年。他作为一名士兵加入了二炮队(现在的火箭军)。从军30年来,他经历了班长、排长、连指导员、团政委等多种职务。因为他是一名普通士兵,直到现在他还是师团的政委。

从2005年至今,陶险峰已出演16部革命电影电视剧,演出200多场公益演出,出演朱德300多次,现为中国电影协会理事。

从影视作品《国家的命运》的第一部《电休克》到《大会部》,陶险峰的精彩表演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的电视纪录片《重生》还获得了“2016年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纪录片”奖。

陶险峰如何把握朱德的性格,使朱德总司令既有形又有神?2月14日,陶险峰与妻儿分离七年后回到家乡,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讲述了特别演员背后的故事。

记者:陶老师,你好!欢迎回到你的家乡。

这次采访是为了探索作为一名特别演员的苦与甜。

陶先锋:谢谢你!好

记者:在屏幕上,你一个接一个地创造了朱德的经典形象。经过这么多年的表演,你如何看待一个特殊演员的职业?陶险峰:特别演员的概念最初是从前苏联引进的。20世纪80年代初,特殊类型的伟人开始出现在中国的电影和电视剧中,并逐渐成为中国独有的。它们最初是中国人集体记忆的一种方式。特殊演员的出现仍然对提高电影和电视剧的观赏性以及直接感知人物形象有很大帮助。

多年来,观众对特别演员评价颇高,尤其是第一代特别演员,如顾悦、鹿池、王武夫。

我在2005年有过一次机会,当时我是该团的政委。我和一些特别的演员共进晚餐。我说我的形象和建国前的朱老板非常相似。扮演邓小平的特别演员戴保明当时说他会带我到舞台上练习。

记者:第一次扮演裘德是什么感觉?陶险峰:第一次登台是为了参加在山西省革命老区武乡县举行的慰问演出。演出由朱总司令主持,他用四川方言向革命老区人民表示同情。

这个节目持续了15分钟。

那时,我非常紧张。面对观众,我的头脑一片空白空。

在说“同志们好”之后,由于紧张,下面的台词几乎被忘记了,停了几秒钟才继续。

当时我印象非常深刻。

记者:你在老区表演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吗?陶险峰:老区人民对老一代革命者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

自2005年以来,除了拍电影和电视剧之外,我每年至少要进行20次公益慰问。

在每个地区,当我看到我们的特别演员,尤其是那些扮演毛泽东的演员时,我真的流泪了。这一幕非常感人。

其中许多是80后和90后,这显示了这些年轻人对他们革命前辈的钦佩和钦佩。

记者:像朱德一样,你在街上被认出来了吗?陶险峰:这种情况太多了。在任何地方演出时,人们都会上街,甚至穿便服,他们会认出:“这是朱局长……”然后他们会和他们签一张照片,特别是在演出现场。在延安礼堂演出一场后,与观众的合影被一个接一个地拍摄了一个多小时。

我很乐意接受人们的要求。

在我成为一名特别演员之前,许多人说我长得像朱老板。

1985年我被提升到工作岗位后,我穿着军装回到了家乡。当时,许多人说它太相似了,但当时并没有被认真对待。

记者:作为一名12年的特别演员,你有没有数过朱德演过几次?陶险峰:自2005年以来,他每年在16部革命电影电视剧中扮演总司令朱德,以及舞台剧、话剧和20多场公益演出。

记者:朱德需要化妆吗?表格有什么变化?陶险峰:我需要化妆,主要是因为上唇比朱德本人薄。每次化妆,我都需要把上唇稍微向上放大,其他地方不需要改变。

其他一些特别演员需要花两个多小时化妆,但我只需要十分钟就能完成。

总的来说,这是非常相似的。

记者:为了达到伟人的身体标准,一些特别的演员试图减肥和增加体重。你也做过同样的事吗?陶险峰:我正在努力减肥。在春节后的新戏中,我扮演了41岁的朱德。导演让我减肥。我一个月内瘦了将近10公斤,从150公斤到现在的130公斤。

记者:为了保持健康,你不是有很多东西不能吃吗?陶险峰:每个人都说减肥很难。这是我第一次尝到减肥的痛苦。

一天只有两顿饭。晚餐是不允许的。素食主义是主要的。饿的时候,一个人只能吃苹果。

我妻子来自烟台,所以我岳父从烟台买了很多苹果。

记者:你能评价一下自己,找出自己哪些方面与朱德最相似吗?专家和朱德的家人有什么评论?陶险峰:现在我越来越自信了。我记得当我第一次制作电视连续剧《国家的命运》时,我非常紧张。拍电影和电视剧不同于登台。所有的相机和镜头都是单独对准我的,当我紧张的时候我会忘记台词。

现在好多了。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熟能生巧。

我认为我在今年的电影《总经理》中表现最好。导演安澜评论说,除了朱德的外表,连生活中的气息都非常相似。

没有舞台的痕迹,生活非常丰富。

另外35年的军人生涯和近30年的军队领导生涯让我对军人的生活非常熟悉,我非常擅长表演。

朱德的家人和我也非常了解。朱德的儿媳妇赵丽萍今年91岁,她对我也很好,也很认可我扮演朱德。

记者:特别演员的报酬比其他演员低得多。你认为这种情况怎么样?陶险峰:特别演员的工资很低,但我认为他们的工资不高。对我来说,只要我能演朱德,报酬由制片人定。

去年,我收到了6部戏剧,都是由电影制作人自己决定的。

记者:现在化妆师越来越高了。许多不像那些伟人的演员也可以扮演这些角色。特殊演员的竞争压力比以前大得多吗?陶险峰:我对竞争压力非常有信心。

目前,专职朱德演员不多。除了王五福,我是唯一一个演朱德的人。

目前,这个国家没有很多特别的演员。一些不寻常的演员扮演伟人的角色,这纯粹是为了好玩,不能放在舞台上。

自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红色题材的电影和电视剧越来越多。

对特殊类型演员的文化需求仍然很大,尤其是在电视剧和舞台上,所以特殊类型演员空的生存空间仍然相当大。

记者:你将来会扮演其他角色吗?陶险峰:我还在玩朱德。其他角色必须是正面的,负面的角色绝对不能扮演。

不扮演朱德,而扮演一名日本军官,会损害朱德的形象。

这也会伤害他们的家人。

记者:最近正在拍摄什么电影和电视剧?哪些作品要播放和放映?陶险峰: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0周年。将会有许多以“红军”为主题的电影和电视剧。

春节前我刚刚收到一部30集的电视剧《八·一南昌起义》,将于本月底在浙江横店影视城上映。这部电视剧将于八月在中央电视台一台播出。

剧中的情感剧非常丰富,尤其是朱德说的一句话让我热血沸腾(陶咸丰在四川告诉记者):“自从朱德加入党组织,我就一直是党员,所以面对党的利益,我没有自私的权益,也没有逃避的理由。老实说,我不怕死,也不想死,但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着,我必须死,这样我才能得到我应得的。

还有一个“人民军”,也在今年8月和9月播出。

2016年,电影《总经理》和电视纪录片《重生》相继播出。

《重生》的摄影团队来自美国电视剧《纸牌屋》,画面完美。

今年3月,电视连续剧《军歌》将在中央电视台1台播出,讲述《军歌》的由来。

记者:你还有其他什么家庭,你经常回来吗?你现在感觉到了什么变化?陶险峰:现在家里有母亲、兄弟、兄弟姐妹。

我家有八个兄弟姐妹,就像朱老板一样,但是我们家还有更多的男孩。

我是第二个孩子。除了我,二炮里还有一个弟弟妹妹。

所有其他的兄弟姐妹都留下了。

我七年没回来了,但这次我回到了我的家乡。我觉得变化太大了,尤其是在我的家乡陶昕镇正在修建高速铁路。农村的变化太大了,我认不出许多地方。它真的越来越漂亮了。

记者:作为一名长期旅行者,你想对你的家人和家乡说什么?陶险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会经常回家看看。

希望的构建越来越好,希望的人过着更幸福、更健康的生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