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新闻

生态文明建设是新时期的“大政治”。

生态文明建设是新时期“大政治”的核心。生态文明建设具有主导性和规范性。生态文明建设的直接任务是“刚性目标”,即从根本上解决近40年经济社会现代化发展后积累的极其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或挑战。因此,这是一项必须按时完成的“政治任务”。

●生态环境问题的根本解决还取决于符合生态文明原则的全新的新经济、新社会、新政治和新文化。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的价值和行为,是对山、河、林、田、湖、草系统的管理,它们将构成这个全新社会的认知和实践指南。

●作为“五位一体”的组成要素,“生态文明建设”确实具有全面规范和主导意义。换句话说,从“五位一体”的角度看“生态文明建设”,可以更好地展示新政治文明的未来走向。

从政治角度或高度看待和推进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是新时期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例如,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第18次会议上关于第一季度经济形势的讲话中,他明确指出,我国一些地区的严重污染问题,如雾天、饮水安全和土壤重金属含量超标,“不仅是重大经济问题, 也是重大的社会和政治问题,”他强调,“我们不能把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和提倡绿色低碳生活方式仅仅视为经济问题。

这里面有很多政治因素”。

因此,如何从环境政治的角度科学澄清习近平总书记相关论述的理论意义,进一步推进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实践,是我们理论界义不容辞的任务。

生态文明建设的直接任务是“刚性目标”。任何形式的政治敷衍或退缩都是不允许的。生态文明建设为什么是环境政治,在什么意义上是环境政治?换句话说,为什么生态文明及其建设是一个比生态环境保护更强的理论概念?生态文明建设的直接任务是“刚性目标”,即从根本上解决近40年经济社会现代化发展后积累的严重生态环境问题或挑战。因此,这是一项必须按时完成的“政治任务”。

总之,生态环境问题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它对现有经济和社会发展模式的可持续性、人民生活质量和身心健康以及公众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及其未来愿景的信心提出了挑战。因此,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政府必须从其执政目标和权力基础的政治角度,高调处理这一问题。

对此,习近平秘书长解释了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的分阶段发展目标及其实现情况。

他指出,仍以粗放式发展模式为基础的经济产值翻一番,必然会给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带来更大压力,也将导致生态环境遭到更大破坏,普通民众福祉大幅下降,不满情绪上升。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因此,必须明确,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直接任务是尽快遏制、减缓和控制仍面临严峻形势的城乡空气、水和土壤污染。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强调要打好“保卫蓝天之战”,确保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中的生态环境“短板”尽快形成。

从这个角度来看,切实解决生态环境问题,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确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总体政治目标的关键支撑要素,任何政治敷衍和退却都是不允许的。

这也意味着对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成效最直接的考验是生态环境质量的实质性提高。

生态文明建设的中长期任务是“中期目标”,具有明显的“新政治含义”。生态文明建设的中长期任务是“中期目标”,即按照“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要求,实现生态环境问题的系统(整体)应对和管理,具有明显的“新政治含义”。

从短期或直观的角度来看,生态环境问题是非常具体的负面现象,如空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生物多样性减少、荒漠化等。,但从更根本的层面来看,这是由于人类社会经济、社会、政治、文化和生态环境系统之间的不和谐、不匹配和不平衡。

换言之,生态环境问题的根本解决取决于符合生态文明原则的全新的新经济、新社会、新政治和新文化。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的价值和行为,是山、河、林、田、湖、草的系统治理,将构成这个全新社会的认知和实践指南。

因此,必须明确的是,生态文明及其建设不仅意味着处理生态环境问题的综合思维和模式,即在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充分利用经济、社会、政治和文化力量或途径来解决生态环境问题,还意味着社会重建或转型的综合目标,即逐步建立一套符合生态文明理念和原则的完整的社会体系。

因此,显而易见,生态环境问题的实质性解决和生态环境质量的根本改善远远不能仅仅依靠经济技术和公共管理政策的创新来实现,而是需要一个全面的社会转型或重建过程,或者文明创新或转型。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五位一体”的构成要素,确实具有整体规范和主导意义。换句话说,“五位一体”视角下的“生态文明建设”能够更好地展示新政治、新文明的未来走向。

生态文明建设的根本任务是“总体目标”,突出“大政治”。生态文明建设的根本任务是“总体目标”,即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体系的不断完善和环境治理体系与能力的现代化。因此,这是一个明确的“新的政治愿景或目标”。

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指出,新时期中国全面改革开放的总体目标是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不断完善和治理体制与能力的现代化, 而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目标,应该是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体系的不断完善和环境治理体系与能力的现代化,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所说的“加快生态文明体系改革,建设美好中国”。

需要强调的是,我们必须同等重视“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体系”和“环境治理体制和能力现代化”两个要素,特别是第一个方面。

这是因为,尽管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迈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并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纳入中国共产党修订后的宪法,十九大报告特别强调“牢固树立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理念”,但包括学术界在内的各界人士, 似乎仍然过分偏执于环境治理制度和能力的现代化(措施),有意无意地淡化或回避生态文明建设的社会主义取向和政治要求。

然而,正是这一现象本身进一步凸显了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体系是我国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一项更加根本的任务。相比之下,环境治理体系和能力(措施)的现代化只具有方式或手段的意义,尽管它也非常重要。

从环境政治的视角和高度来看,要推进我国新时期的生态文明建设,我们应该如何从环境政治的视角和高度来推进我国新时期的生态文明建设?笔者认为,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已经对此作了非常明确的阐述。

综上所述,它包括以下三个要点或方面:第一,着力解决突出的环境问题,加强对生态系统的保护。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围绕这一主题出台了一系列重大举措,包括《大气十条》、《水十条》、《土壤十条》和中央环境保护监督体系,取得了全国公认的实效。其主要特点是通过加强党的全面政治领导,促进国家重大政策的实施。

此外,必须承认,如果我们要完成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中提出的“与污染进行艰苦斗争”的政治任务,目前环境政治压力很大的情况仍然是必要的。

第二,大力推进绿色发展。

应当指出,通过实施绿色发展的理念或战略,逐步建立和完善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构建以市场为导向的绿色技术创新体系,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倡导简单、适度、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是从整体经济层面减少(抑制)生态环境问题,为社会文化体系转型提供替代路径的基本条件。

因此,经济结构的绿色转型升级将长期成为推进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关键领域或主战场,这也是明确的环境政治需要或要求。

三是加快生态环境监管体制改革。

逐步建立符合生态文明理念和要求的国家生态环境监督体系,即“环境国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的生态环境问题领域改革的总体要求。

自然资源部和生态环境部于2018年初成立,标志着中国生态环境监管体系新框架的初步形成。

目前迫切需要的是尽快完成地方政府各级相应机构的重组,同时进一步理顺两个新部委内部、之间以及它们与其他部委之间的权力关系。

检验这一体制改革成功与否的基本尺度或指标是看中国的山、河、林、田、湖、草作为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系统管理是否得到了更好的实现。

鉴于中国的具体国情,一个权力分配更加合理、权力行使更加有效的政府(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更好的环境政治。

综上所述,要理解和推进当代中国的生态文明及其建设,必须将其置于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宏观背景和总体语境下。

也就是说,它不仅要更多地考虑到所涉及的政治影响因素和政治激励机制,而且要成为中国共产党执政新时期的政治追求和愿景的一部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