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人民解放军炮轰英国紫色应时号船

紫石阳城怎么了?1949年4月20日上午,一艘排水量为1350吨(不是网上夸大的庞然大物)的英国护卫舰紫石英(ZiShi Ying)由中国飞行员驾驶,从上海出发,沿长江向南京上游驶去。

为什么英国军舰能在中国长江航行?有些人可能会正确地把教科书说成是鸦片战争后不平等条约的延续,但必须指出,教科书在废除条约时起到了掩盖作用。事实上,鸦片战争后中英签署的一系列不平等内河航行条约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就被中华民国政府废除了。

不是说是谁废除了它吗?不要。它被“叛徒”蒋废除了。

1943年1月,中华民国和英国政府在重庆签署了《中英新约》。新约明确规定清政府之间的条约无效。如果英国需要在中国内陆水域航行,必须事先申请并获得中华民国政府的特别批准。

1948年11月,英国与国民政府举行会谈,允许英国每月轮流在南京河上停泊一艘军舰,为内战临近南京时英联邦国民和物资的撤离做准备。

紫色应时号护卫舰此次南京之行的目的是替换下关河上的另一艘英国驱逐舰。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家政府谈判和签署以及外国船只离开长江水域的最后期限是4月20日,英国方面判断战争可能在4月20日后的任何时候爆发,所以紫色应时号需要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抵达南京。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长江以北的渡江战役前夕,子时营号护卫舰。华东野战军的“东方集团”(East Group)沿长江北岸部署了六个重炮团(包括两个日式100毫米榴弹炮团和两个美式105毫米榴弹炮团),封锁长江,保护解放军不渡河。

悬挂英国国旗和英国圣乔治海军旗以示身份的紫色应时号,在穿越江阴后被解放军发现,但安然无恙。

这艘英国船只相信,它的航行已经得到中国医疗当局的批准,其目的是撤离外籍人士。这是一条无辜的通道,所以官兵们没有为战斗做任何准备。

根据英国的标准规范,炮口倒置,炮位空无一人,官兵们正在清理甲板,有些人三三两两地聊天。

据英国历史资料显示,上午8点30分,护卫舰紫石营(ZiShi Ying)驶入镇江以东30公里处的河流,突然遭到长江北岸的炮击。

据官方历史和网上文献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华野特种纵枪第三团提前发出警告,但“英国船只大摇大摆,置之不理”,我军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开火。

然而,英国军舰官兵的记忆是,第一把枪差点丢了,掉到军舰旁边的水里,然后第二把枪掉在军舰甲板上,当场打死一名水手。

紫色应时号的船长急忙下令将巨大的英国国旗悬挂在船的左侧,但炮弹仍在继续飞行,当场造成大量伤亡。

当军舰遭到攻击时,第一反应是还击,但在狭窄的河流中(河道只有600米宽),军舰很难机动。虽然这艘战舰上有三把102毫米双枪,但船尾只有一把双枪勉强发射了30多发子弹。紫色应时没有为任何战斗做好准备,战斗结果是可以预测的。

解放军的炮弹击中了舰桥和舵机。船长受了重伤(他后来死了)。第一副指挥官受伤了。航海图完全烧毁了。十七名官兵遇难(包括一名上海出生的长江飞行员)。40多人受伤。这艘战舰也被严重损坏。舵机失控,搁浅在沙洲上的罗斯岛浅滩(RoseIsland shoal)。

紫色应时号立即发出紧急求救信号,并开始处理伤员。

由于随行的军医也在枪战中丧生,大量伤员无法在军舰上接受治疗。英国军队不得不放下救生艇,让伤员和一些官兵撤离军舰。他们在长江南岸登陆(当时,长江南岸仍在国民军的控制之下),并被送往镇江的美国教会医院进行急救。然后他们被国家军队包围,由陆路送往南京和上海。

当时,离紫应时最近的是位于南京下关(约120公里)的驱逐舰“伴号”。收到求救信号后,驱逐舰迅速抵达,试图将紫色应时号从搁浅的危险中解救出来。

然而,中国人民解放军又开始炮击同伴,造成20多人死亡,最后不得不放弃救援,以29节的速度离开战场,顺流而下,前往江阴。

长江口的英国远东舰队也接到了求助电话。21日上午,副舰队指挥官亲自率领轻型巡洋舰伦敦号和护卫舰黑天鹅号向上游寻求紧急帮助。

据官方消息,中央军委已经获悉紫色应时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之间的冲突,并已下令长江沿岸所有部委不要攻击前来救援的英国船只。

虽然英国船一路展示英国国旗,并一直用中文向北岸广播,但在泰兴附近的河上遭到华野特种纵炮第六团的攻击。

英国船只还击,双方开始了枪战。

由于伦敦的大吨位、火力和火炮力量,解放军没有利用这场火炮战。

隐藏在河岸后面的第23军第68师第202团和第69师第205团的步兵伤亡惨重。其中,第202团被伦敦205毫米炮弹击中。包括参谋长和团部人员在内的40多人当场死亡,其他人伤亡惨重(官方数字为250多人伤亡)。

伦敦和黑天鹅也在炮兵战斗中遭受损失。伦敦的船长受伤,杀死了70多名官兵,黑天鹅还打伤了另外7人。

鉴于这种情况,英国军队不得不宣布营救失败,伦敦和黑天鹅号返回长江口。

4月22日,毛泽东以解放军总部的名义发表声明,谴责英国船只犯下的暴行。英帝国主义海军竟敢与国民党反动派勾结,如此猖狂地挑拨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侵入人民解放军的防御区,发动炮火袭击,英帝国主义必须负全部责任

长期以来,官方历史以这一声明为基调,宣传英国军舰与国民党勾结、专横傲慢、擅自进入中国内河以及首次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开火。

我军被迫自卫反击,严重打击了英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

但是谁先开枪的?这是一艘英国军舰吗?当中华民国政府将要垮台时,为什么英国军舰帮助国民党进攻解放军?四十年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席叶飞(时任华野第十团团长叶飞)在回忆录《战争编年史》中透露了当时的细节:不是英国军队放火,而是人民解放军。后来,华野司令部打电话询问,叶谎称是英国人先开枪的。战后,他同意时任第23集团军司令的陶勇的观点,无论谁提出要求,他都坚持认为英国船只首先开火。

故事还没有结束,亮点还在后面。否则,英国人就不会拍电影《长江事件》。

4月21日,英国海军部命令英国驻中国海军副武官约翰·卡兰斯中将(John Lt.CmdrJohnKerans)担任紫色应时号船长,并负责其他善后事宜。

克拉伦斯乘坐澳大利亚大使馆借来的吉普车从陆路抵达镇江,为一些受伤的官兵组织治疗。第二天,他乘坐一艘小型摩托艇(几乎被解放军误认为是炮击)接近了这艘战舰。

克拉伦斯登上这艘船后,他立刻被17具被帆布覆盖的乱七八糟的尸体震惊了。

由于天气炎热,克拉伦斯首先下令立即将尸体(包括船长)埋在海里。然后,他在晚上成功地让搁浅的战舰重新浮起。然后,他悄悄地回到西边,在镇江以东的尖壁镇东窑头村附近一个更安全的河口抛锚。他第二次转移了受伤的第一副指挥官和其他一些官兵。

4月23日,远东舰队致电克拉伦斯少校(Major Clarence),通知他远东舰队其他战舰的救援行动受阻,他们可以考虑击沉自己的战舰,登陆后由陆路返回上海。

但是克拉伦斯坚决拒绝了这个选择。

几天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约翰·克拉伦斯少校成功渡过长江,控制了从南京到江阴的长江南岸。紫色应时实际上处于重重包围之中。

克拉伦斯不得不告诉他的部下真相:人民解放军已经占领了长江以南。双方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炮兵。沿长江突破250公里返回上海风险太大。

但是克拉伦斯从未停止过将紫色应时号带回大海的想法。

4月26日,解放军的一艘汽艇靠近了这艘军舰,这位领导军官告诉克拉伦斯,由于英国军舰没有卷入中国内战,解放军准备与英国谈判解决紫应时问题,但英国政府必须为英国军舰未经授权进入中国内陆水域和首次袭击解放军道歉。

在谈判期间,这艘战舰必须呆在原地。人民解放军已经在紫色应时下游部署了几个炮兵阵地。如果军舰擅自移动或试图逃跑,它将被杀死。

由于新中国尚未成立,英国与中国政府没有直接联系,中国人民解放军也不承认英国外交官在中华民国的地位,因此排除了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此事的可能性。

5月18日,解放军派出一排士兵“保护”紫色应时,并要求上尉去解放军总部进行会谈。

谈判是什么?解放军希望谈论国家的责任,暗示口头道歉和未来的经济补偿。

然而,克拉伦斯少校认为他不够高,不能谈论国家间的责任和善后处理。他只能谈论如何释放紫色应时。

中国人首先出现在第三炮兵团的前委,然后逐步上升,最后出现在第八镇江驻军团的前委袁忠贤,他的道歉要求也从英国政府降到了英国军舰,条件有所放宽。

然而,克拉伦斯一直认为:1)英国人没有干涉中国内战,当他们向解放军开火时,他们被迫进行自卫反击;2)紫色应时进入长江水域得到中华民国合法政府的批准。它拒绝承认自己在紫色应时事件中的错误,于是一场持续10周的马拉松式谈判开始了。

人民解放军于5月23日攻占上海后,完全控制了长江两岸的要塞,紫色应时突破250公里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

由于双方无法坚持下去,谈判陷入僵局,天气逐渐变热,食物逐渐枯竭,石油即将告罄,这对紫应时更加不利。

远东舰队司令和克拉伦斯少校之间的电报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台风格洛丽亚将于7月底登陆长江中下游。你的船可能会考虑利用这个机会突破包围。

克拉伦斯还告诉指挥官,谈判没有希望,突围可能是紫色应时目前唯一正确的选择。

克拉伦斯还告诉指挥官,他在登船后的第一天就开始考虑突破这个问题,但当时对长江一无所知,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在长江流量、潮汐、水文等重要问题上做了大量工作,从而增加了突破成功的信心。

考虑到巨大的危险,舰队指挥官没有下令突破,而是把决定权交给了克拉伦斯。

经过深思熟虑,克拉伦斯少校决定利用台风、巨大的潮汐间隙和上涨的河水在黑暗中冲破包围。

7月30日下午,克拉伦斯和剩余的68名紫应时士兵开始了他们的行动。

英国人首先解除了驻扎在船上的一名解放军士兵的武装,把他们锁在船舱的下层甲板上,然后用黑色帆布盖住炮塔和船上反光的部分,并在起锚机上加油以防止起锚时解放军听到声音,预热引擎,并计划在晚上22点出发。

那天晚上22点,克拉伦斯再次改变主意,命令再等几分钟,直到月亮藏在云层里。

人不如天堂好。这时,一艘灯火通明的长江客船正以13节(每小时25公里)的速度驶过这条河。克拉伦斯看到天赐之物时,立即下令起锚,让船起航。整艘船都停电了,悄悄地跟着客船向下游驶去。

虽然网上有很多正面的能量文章,但他们很少谈论前世,以前和以后谁在紫色应时号的班轮上,甚至是轻描淡写地谈论它。甚至上海的地方志也从来没有提到班轮的终点。

这艘客货船的最终结果是什么?这艘客轮最初名为武陵丸,于1905年由日本资助的江南造船厂下水,排水量为1300吨。

1945年抗日战争后,日产并入招商局长江客货运输船队,更名为江陵船。

上海解放前夕,这艘船被保卫上海的国民军征用。此后,它加入了吴淞港的招商局船只起义,从吴淞港逃回上海。

上海解放后,军事管制委员会下令恢复长江航行。江陵轮渡被上海军事管制委员会选为第一艘驶往汉口的客轮。班轮启航前,它悬挂“先锋”红旗,授予“江陵解放”光荣称号。

事实上,当江陵解放第一次出航时,镇江以东的角山堡遭到了人民解放军的炮击。一名乘客死亡,一名机组人员受伤。幸运的是,及时发出了三声警报(表明这是我们自己的警报)以避免灾难。

1949年7月28日,江陵解放在陈和生上尉的指挥下从汉口回到上海。这是自六月初以来这艘船第三次沿长江航行,也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次航行。

7月30日清晨,江陵解放号驶入镇江码头装卸旅客和货物。出于对军用飞机轰炸的担忧,该船根据军事管理委员会的命令于夜间返回上海。

江陵解放30日晚上9点左右从镇江出发(英国的记录是晚上22点),船上除了船长、船员、军事代表、保安等100多人之外,还载有数百名乘客(根据船上第二册记载的乘客人数计算,本次航行的乘客人数不应少于600人)。

由于长江飞行员的死亡和海图的烧毁,紫色应时号人员严重不足(192人,只剩下68人)。虽然克拉伦斯少校仔细研究了长江航道的数据,但在只有一个回声测深仪的黑暗狭窄的长江航道上,仍然很难保证航行安全。因此,最好的选择是跟随江陵解放,以江陵解放为先导(戈文中成为船长的罪行)。

根据克拉伦斯的记忆,紫色应时锚泊后不久,前方的江陵解放军继续使用信号弹和警笛作为信号联系海岸,而后方的紫色应时立即被解放军炮艇发现,并被炮艇和海岸射击。

十多分钟后,江陵解放和紫应时被解放军从大港荷塘附近的两岸共四个炮兵群中击毙。

据中国消息来源称,中国人民解放军集中了18门75毫米的日本大炮,并开始在河上猛烈拦截和开火,但没有透露为避免意外伤害客船而采取的措施。

英国消息人士称,英国军舰从未还击,因为紫色应时舰炮被帆布覆盖,担心开火的火焰会暴露军舰的确切位置。

许多网上文章称,英国船只被迫与江陵解放“平行”,并使用客船保护其外壳,这实际上是站不住脚的说法。

镇江过去是长江的入海口。这条河大约有15公里长,呈弧形。这条河很窄,水流很快。帆船中间的主航道在600米到1000米之间。

两艘船在夜间航行,速度为13节(每小时24公里),它们无法在如此狭窄弯曲的航道上保持“平行”。

此外,紫应时与江陵解放没有联系。我们怎么能强迫它呢?此外,解放军炮兵部署在海峡两岸,躲在客船的一边,躲避北岸的炮火,无法躲避对岸的炮火。精通海上火炮战的英国军队不会愚蠢到采取这一步。最合理的推论是英国的解释:当炮兵开火并静静地跟随时,紫色应时是江陵解放的幕后黑手。

根据克拉伦斯后来给英国海军部的报告,紫色应时号前的中国客船在海峡两岸隆隆的炮声中突然失去了所有的灯光。船的速度急剧下降,船体严重倾斜。然后整艘船发出了危机警报。

克拉伦斯断定客轮已被海岸炮击,急忙命令紫色应时号施放烟幕,在燃烧的客轮上转动方向舵,独自在黑暗中向下游航行。

根据客船幸存者的记忆,发生了一声巨响,船体剧烈摇晃,船上所有的灯都熄灭了,然后是一声又一声巨响,接着是船上发生了一场大火,导致船上发生了一系列爆炸,船体开始明显倾斜。

每个人都知道船在下沉,整艘船立刻变得一团糟。黑暗中的哭声变成了彼此。能游得很好的船员和乘客潜入水中求生。不会游泳的老人、妇女和儿童随船沉没。

然而,镇江下游的河水是暴风骤雨,即使他们跳进水里,他们也被急流冲向下游。事件发生后,统计数据显示,除了机组人员和一些获救的乘客(约90人)外,绝大多数乘客溺水身亡,人数高达5-600人。

事件发生后,内部试图掩盖事件。首先,据宣布,当英国船只在恐慌中逃离时,它发射大炮击沉了江陵解放号。

据新华社南京1月31日电,第八兵团团长袁忠贤在镇江发表讲话,指责英国军舰开枪击沉江陵解放邮轮,造成数百人死亡,并威胁要偿还英帝国主义血债。

8月1日,新华社向世界宣布一艘英国军舰击沉一艘中国客船,造成数百人死亡的罪行。

在陈和生船长和幸存者确认客轮被炮弹击中后,他们最终无法隐藏太多证据,这遭到了周的严厉批评。官方媒体从沉默变成了保密,所以官方历史和在线文章都没有提到或传递这一经历。

虽然紫应时号通过了镇江的天然屏障,但前方250公里的水路仍然包括江阴要塞的100多门岸炮、华东海军的战舰和吴淞口要塞的巨型火炮。

此外,镇江人民解放军已通知驻扎在江阴和吴淞的部队,紫色应时未经授权逃跑,“流浪狗不得在日本生活”。

然而,根据他出发前的精确计算,克拉伦斯利用上涨的河水引导紫色应时靠近长江南岸,避开了抗战初期国民军用来封河的沉船。他利用堡垒的死角来掩护和关闭涡轮机。风飘了十多分钟,设法穿过江阴要塞。

穿过江阴要塞后,克拉伦斯亲自登上舰桥驾驶船只,将紫色应时的速度提高到19节(内河夜间飞行时速35公里!).

随后,凭借潮汐和台风对航道水深影响的精确计算,他毅然选择了崇明岛以北废弃的浅水航道,再次躲过武松口堡的解放军大炮,冲出长江口,只剩下9吨燃油。

黎明时分,紫色应时号在长江口外加入了期待已久的英国驱逐舰“和谐号”,降下救生艇,并将在镇江俘获的一排解放军哨兵送回大陆。随后,克拉伦斯向远东舰队司令发出了一条信息:这艘船已带着轻伤返回舰队,但没有人员伤亡。上帝保佑我们的皇帝。

后来:紫色应时号加油后首先抵达香港,维修后返回英国。伦敦市政厅为船上所有的官兵举行了欢迎仪式。他进入白金汉宫会见乔治六世国王陛下。代理船长克拉伦斯少校因其出色的指挥紫色应时从250公里的封锁中安全返回的能力赢得了皇家海军优秀奖章。

当紫色应时号返回英国时,受到了欢迎。1952年,紫色应时退出现役。1956年,英国制作了电影《长江事件》。克朗斯少校在事件中接任队长,担任顾问。紫色应时作为道具参加了射击。1957年,紫色应时解体。

1986年10月,英国海军驱逐舰约克号访问了上海。当她离开时,约克号再次在黄浦江上表演了皇家海军独特的航行技巧:以25节的速度倒车出黄浦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