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上市后不到50天,“红股”的市值缩水近70%,至3亿美元。

资料来源:LADYMAX,作者:使徒约翰被称为“互联网红的第一支股票”。成功孵化出张大奕、蠕虫病毒和大金等互联网红人的如涵控股等电子商务公司,自上市以来股价一再下跌。他们内部运作的严重伤害已经引起人们对“互联网红+孵化器+供应链”的商业逻辑的反思。

据了解,若翰控股(Ruohan Holdings)股价昨日下跌11.71%,至4.45美元,市值约为3.6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10亿美元下跌近70%。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韩控股在开盘后立即跌破发行价,首日收盘跌幅扩大至37.2%,至每股7.85美元,当日市值缩水三分之一。即使股价第二天反弹,也上涨了9.68%,至每股8.61美元,仍低于每股12.5美元的发行价。

图为鲁汉控股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根据招股说明书,如翰控股的市值蒸发了6亿美元。目前,王鸿·张大奕是仅次于鲁汉控股董事长冯敏的第二大股东。

在汝南的股权结构中,冯敏持股27.51%,张大奕持股15%,董事总经理孙雷持股14.59%,董事沈超持股6.67%,赛富和阿里巴巴持股8.56%,君联资本持股8.54%。

值得注意的是,鲁汉控股在过去三年中出现亏损,2017财年净亏损4010万元,2018财年净亏损9000万元,2019财年前三个财年净亏损5750万元。

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前九个月,如汉控股的收入增长了14%,达到8.56亿元,净亏损增长了120%,达到5750万元。

头部网红具有不可复制性,如涵控股目前共有113位签约网红,拥有1.484亿粉丝和91个自营网店,但对张大奕的依赖性严重偏高,在2017财年和2018年财年及2019财年前三个季度分别占据了收入的50.8%、52.4%和53.5%,这是非常不健康的比例。Head WebRed是不可复制的。例如,韩控股目前拥有113家签约的WebRed、1.484亿粉丝和91家自营网店,但它高度依赖张大奕,分别占其2017、2018和2019财年前三个季度收入的50.8%、52.4%和53.5%,这是一个非常不健康的比例。

截至去年12月31日,鲁汉在线红色年GMV的91%没有超过3000万。

如汉控股并没有孵化出更多能与张大奕匹敌的网红KOL,成为公司的“硬伤”,这与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早期网红的运气因素有关。

著名的网红和博客属于“头经济”。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网红的奖励期逐渐消失,普通网红更难获得流量,成为头网红。

图中显示了鲁汉控股GMV分公司的所有级别的KOL、风扇数量和总商品贸易量。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也表示,互联网红带来流量增加和订单增加。然而,还有待观察能产生多少订单增量。毕竟,许多用户都在追逐红色互联网娱乐。如果他们真的想转化为消费能力,双方都需要整合。

此外,套现交通流的马太效应已经出现,普通网红与人头网红的差距越来越大。

一些分析师表示,毕竟,尚不清楚电子商务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电子商务主管的个人影响力,还是电子商务平台的整体规划能力和供应链实力。

此外,赛博红的头越来越难以长期保持人气和打造品牌。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鸿·悉尼表示,她预计即使创始人退居二线,光是这个名字就能让品牌延续下去,就像奢侈品时尚产业一样。

“你不可能永远是一个红色的人。

”悉尼说。

这篇文章被重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任何侵权行为,请联系QQ: 136481712,并立即删除并道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