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非常道

全年共售出1262.8万亿元!2018年银行间市场运行报告

2018年,银行间本币外汇市场整体运行平稳,市场建设稳步推进。

全年市场总量1262.8万亿元,同比增长26.6%。

截至年底,银行间本币市场共有24,804个成员,较去年年底增加3,243个。银行间外汇市场共有678个成员,比去年年底增加了33个。

银行间本币市场1流动性合理且充足。货币市场的利率中心将整体下降。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将坚持稳定中性的货币政策,灵活运用各种工具为不同时期提供流动性,为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提供有针对性的流动性,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分别在1月、4月、7月和10月发布了目标削减。它使用多边贷款、抵押贷款补充贷款(PSL)和其他工具来提供中期和长期流动性。它利用临时准备金使用安排(CRA)和SLF来满足春节前国家商业银行和当地企业金融机构的短期流动性需求。去年12月,中国推出了一种新的货币政策工具——定向中期贷款机制(TMLF)。

在公开市场的反向回购和多边基金利率方面,市场对美联储3月21日加息的反应是一致的。3月22日以后公开市场反向回购的中标率和多边基金利率均比2017年底同期高出5个基点。

全年货币市场利率中心普遍下降,隔夜、3个月、1年期Shibor和隔夜贷款加权利率(IBO001)从年初开始分别下降10、146、123和34个基点至2.55%、3.35%、3.52%和2.35%。Shibor1周、7日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R007)和存款机构7日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DR007)受跨年度因素影响。与年初相比,年末上涨了6、2和27个基点,收盘分别为2.9%、3.14%和3.04%。

2018年,货币市场交易862万亿元,同比增长24%。

其中,信贷交易139.3万亿元,同比增长76.4%。质押式回购交易总额708.7万亿元,同比增长20.5%。收购回购交易额达到14万亿元,同比下降50.2%。受非银行金融机构放宽质押式回购融资限额的影响,质押式回购对买断式回购具有明显的替代效应。

2.债券市场的交易额同比大幅增长。信用债券收益率的趋势有所不同。2018年,经济下行压力逐渐加大,形成债券走强的基本支撑面。与此同时,对经济下滑和信贷紧缩因素的担忧对不同信用等级的债券产生了不同的影响。最终,“差异化牛市”出现了。利率债券和高等级信用债券遭受下行冲击,而低等级信用债券收益率仍然很高。全年共有24家发行商和65家债券在银行间市场违约。

年末,1年期、3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盘分别比年初低2.6%、2.86%和3.25%、119、91和63个基点,1年期和10年期国债到期日之间的利差扩大了56个基点。

中国国债收益率下降趋势更加明显,1年期、3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于2.75%、3.33%和3.68%,较年初下降187、145和117个基点。

信用债券市场出现分化,5年期AAA和AA级中档债券收盘分别为4.05%和5.03%,较年初下跌133和81个基点,AA级中档债券收盘为7.1%,较年初上涨20个基点。

2018年,债券市场交易153.8万亿元,同比增长45%,其中3.1万亿元为债券贷款。

按照期限,5年以下、5-10年和10年以上品种交易金额分别为121.5万亿元、27.1万亿元和2.1万亿元,市场份额分别为80.6%、18%和1.4%。

3.利率互换市场成交量同比大幅上升,曲线逐渐下降。全年来看,利率互换曲线的期限逐季度向下移动,自2017年底以来,曲线保持平稳特征。

年末,1年、5年期FR007互换利率收于2.62%和2.93%,较年初分别下行102和111个基点。年末,一年期和五年期FR007掉期利率分别收于2.62%和2.93%,较年初下降102和111个基点。

一年期和五年期Shibor3M掉期利率分别收于3.21%和3.45%,较年初下降了146和129个基点。

2018年,利率衍生品市场交易21.6万亿元,同比增长49.7%。

其中,普通利率掉期交易21.5万亿元,远期债券交易3.96亿元,远期标准债券交易793.8亿元。在优化现金交付方式和持续双边报价的推动下,远期标准债券业务流动性得到改善。

在共同利率互换中,期限结构显示一年及以下品种占70.6%,一至五年品种占14.4%,五年及以上品种占15%。

从参考利率来看,以FR007为浮动基准利率的交易占79.4%,以Shibor为浮动基准利率的交易占19.1%,以其他利率为浮动基准利率的交易占1.6%,结构与2017年相似。

2银行间外汇市场1人民币汇率先强后弱,整体贬值。影响因素更加多样化。2018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经历了从升值到贬值的转变。

年初,美元指数下跌,国内市场外汇结算推动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快速升值,2月7日达到6.2596的阶段性高点。

此后,国内外形势发生了变化。10月31日,人民币由强变弱,跌至6.9734,为2015年汇率改革以来的最低水平。

2018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收于6.8658,同比下降5.2%。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收于6.8632,比上年下降4.8%。

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也呈现先升后降的趋势,但拐点滞后于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变化。

2017年12月29日至2018年6月15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人民币汇率指数从94.85升至97.85。从2018年6月15日到2018年7月31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迅速跌至92.41。随后,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上涨92 ~ 93点,年末收于93.28点,同比下降1.7%。

2018年,美元指数仍然是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主要因素。

美元的强势不仅通过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汇率来影响人民币汇率,还通过影响国际资本流动的方向和规模以及改变外汇市场的供求来影响人民币汇率。

影响外汇供求状况的因素更加多样化。

第一,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

二是人民币国际化、债券市场积极对外扩张等制度因素的影响。

2018年,海外投资机构配置国内资产的热情进一步增强,一季度证券投资净资本流入达到103亿美元,二季度达到610亿美元,其中债券投资净资本流入占证券投资净资本流入的73.9%。

经济实体的汇率预计相对稳定。央行将于2018年实施反周期宏观审慎管理。尽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跌至6.9以上,但国内市场并没有出现大规模恐慌性买入外汇的情况。经济实体的汇率预计相对稳定,这与2016年人民币快速贬值的情况形成了明显对比。

本轮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较大,但预计国内外市场将更加稳定。一方面,由于对外开放程度的提高,海外机构对人民币资产配置越来越感兴趣。另一方面,由于宏观审慎管理措施的完善,资本无序流出得到有效抑制。

2018年8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将远期售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至20%,政策目标是抑制外汇投机需求。

8月24日,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秘书处发布新闻稿,重启“反周期因素”,以削弱顺周期行为的影响。

9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与香港特别行政区金融管理局签署了《关于使用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发行中国人民银行票据的合作备忘录》,旨在方便中国人民银行在香港发行中央银行票据,以影响离岸人民币利率,必要时维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

外汇市场交易量稳步增长,产品结构不断改善。2018年,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量保持稳定增长,全年交易额225.4万亿元,同比增长23.9%。

其中,人民币外汇市场、外币现汇市场和外币借款市场交易量分别为165.1万亿元、1.2万亿元和59.1万亿元,同比增长20.4%、54.2%和34.2%。

在银行间市场,外币对市场先后引入外币对货币互换,增加了新西兰元对美元、欧元对英镑的即期、远期和互换交易,加强了制度建设,明确了外币对现货产品的业务范围,促进了业务统一。

2018年,外币现汇交易总额6724.7亿元,同比增长26.4%。外汇掉期交易总额5125.8亿元,同比增长135%。外币兑换总额为5400万元人民币。

银行间外汇交易达到7.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9.4%。银行间汇率衍生产品交易17.3万亿美元,同比增长23.7%,其中远期交易953亿美元,同比下降14.1%;掉期交易16.5万亿美元,同比增长23%;货币互换交易658.1亿美元,同比增长15.1%;期权交易0.6万亿美元,同比增长64.6%。

银行间外汇市场(不包括外币借款)的汇率衍生品比例从去年的68.3%进一步上升至69.1%,基本符合国际外汇市场即期和衍生品市场交易的1:2模式。

3市场建设1本币市场开放水平不断提高。2018年,交易中心与彭博的合作已获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双方将在代理模式和债券沟通模式下合作。

债券服务进一步改善。

截至去年年底,已有503家海外机构通过债券渠道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比去年年底翻了一番。投资者覆盖24个国家和地区,全年营业额8840.6亿元。

根据64%的债券投资者是资产管理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的产品这一特点,交易中心在债券中引入了交易和仓库划分功能。

同时,优化CMU界面,实现债券交易结算等数据交换,推出债券交易CSTP界面,提供托管银行自动数据分发。

2018年,交易中心与中国银行联合发行“中国金融服务贸易中心-中国银行交易债券指数”(CFETS-BOC Trading Bond Index),为国内外投资者提供准确、实用的业绩基准,为债券指数产品引入银行间市场奠定基础。

目前,已有24种债券指数产品准备进入银行间市场,其中10种与CFETS-中行交易债券指数挂钩。

交易平台不断优化。2018年,交易中心设计并推出了理想工具,以符合监控标记的监管要求。

同时,该界面将向五家货币经纪公司开放,直接处理当前证券市场的现金经纪交易。

交易机制不断创新和完善。2018年,X-Bond增加了匿名拍卖和上市前债券交易服务。X-Repo引入了一个定量OCO订单功能,便于交易成员对订单进行差异化定价和组合管理。交换完成内存匹配转换,日平均订单量增加40%;X-Lending推出了有意报价版本和智能推荐功能,以提高查询效率。

2018年,国债市场占21%,回购市场占3.6%,掉期市场占55%,均显著高于上年。

交易产品和功能持续改善。在交易环节,本行推出货币市场隔夜同业拆借服务和网上同业存款服务。收购回购交易期延长至365天。

为债券市场到期违约的债券提供转让服务。

交易品种预发行增加了农业债券和进出口债券。

在利率互换市场发布收益率互换定价模板,为市场提供定价参考。

在交易后阶段,债券市场将引入债券交易代理订单核对功能,帮助海外机构自动比较交易订单和单据。

在衍生品市场,我们将与上海国际货币经纪公司合作推出替代风险管理服务,为金融机构管理衍生品价格短期波动提供支持。

市场体系建设稳步推进。2018年,交易中心将按照监管要求监控机构杠杆水平,建立市场成员财务数据动态报告机制,积极防范和化解本地流动性风险。

同时,应对债券违约事件的增加,做好违约风险债券的跟踪分析工作。

为有序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根据《金融机构合格审慎评估实施办法》,2018年年度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对金融机构进行了合格审慎评估,核心成员更新为15个。

为了进一步推动信用违约互换和同业信用违约互换市场的发展,金融机构债务产品市场化定价范围逐步扩大至2051家信用违约互换发行人和1197家信用违约互换发行人。

2 .外汇市场对外开放水平不断提高。2018年,交易中心将继续实施“一带一路”货币业务优化措施,完成人民币对泰铢交易从区域交易向直接交易的转换,推出中国货币网区域交易区和“一带一路”丝绸之路货币信息平台,将人民币对腾格里区域交易时间延长至19:00,引进首批海外银行参与区域交易。

根据上级人民币购销政策变化,交易中心完善并发布了境外参与银行和境外清算银行准入及相关安排公告,制定了人民币购销信息报送指引。

新增6家境外中央银行机构、1家境外清算银行和6家境外人民币购销业务参与银行进入人民币外汇市场,新增7家境外机构进入外汇借贷市场,研究引进首批上海FTZ会计单位(金融时报账户)参与银行间外汇借贷市场。

交易平台不断优化。2018年,银行间外汇市场新一代外汇交易平台CFETSFX2017正式上线,支持即期(竞价和询价)、远期、掉期、货币掉期、期权、外币借入、即期匹配和黄金询价业务。

此外,标准化人民币和外汇衍生品交易模块(C-trade)继续运行,并集成到新平台的统一终端中,实现单点登录。

新平台的交易性能已经从每秒处理数十个报价和十多个交易提高到每秒处理8000多个报价和1000多个交易,以适应未来外汇市场流动性不断增加的发展趋势。

交易机制不断创新和完善。2018年,交易中心在询价和竞价交易模式的基础上,推出了基于双边信用的撮合交易(CLOB)和询价点击交易(ESP)功能,提供了“你看什么就是你得到什么”的交易机制。

撮合机制不断完善,2018年撮合交易占现货交易总量的55.9%。

将引入外汇衍生产品谈判交易功能。一方将启动完整的交易要素,而另一方可以选择拒绝或确认,交易将在确认后结束。

协商交易可以通过新平台直接达成,或者通过即时消息工具直接连接到平台,或者通过货币经纪人直接连接到新平台。

交易产品和功能持续改善。

2018年,交易中心创新发展外币市场,推动国内美元利率基准体系建设。

一方面,引进了几种外币利率产品,进一步丰富了外币利率和汇率风险管理工具。

另一方面,依托银行间外币利率产品体系,推进国内美元利率基准建设。

配合上海国际货币经纪公司发布银行间美元拆借资金情绪指数,根据外币拆借报价银行的报价数据计算并发布国内美元同业拆借参考利率,为金融机构提供交易和定价参考。

远期和掉期期货交易功能进一步完善。

在期权方面,介绍了外汇期权的Excel报价工具。我们独立开发了期权定价引擎。

在货币互换方面,增加了新的澳元对人民币货币互换交易。增加本金交换形式,支持本金摊销、利息转回、自定义计息期、利息与利息分离、优化存根处理等功能。

市场体系建设稳步推进。2018年,交易中心在总结经验、充分听取各方意见的基础上,修订并正式发布了新的《银行间外汇市场评估办法》和《银行间外汇市场评估办法实施细则》。

作者:原由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研究室出版的《2018年银行间市场运行报告》全文将刊登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的《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9.1年第207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